首页 网站地图 永利博百家乐现金网
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
 
     
   
 

我爱的是你。而你喜欢别人。我就在面前

时间:2017-03-26 17:16作者:admin点击:编辑: admin
 
        我姓杨,叫杨四月。我的网名就是去掉杨字,外人没有几个知道网名就是我的真名。大学毕业
 
后我在一家公司做文员,两年后我离开了那里,之后工作就一直没有稳定。一晃又是几年过去了,我还
 
是照旧的那个我。好在父亲有一个小农场,说得夸张一点,乍看起来很像一个不大的庄园,它的前身是
 
父亲承包的一片荒林,20几年过去了,让父亲打理的像个世外桃源。有几个同学来过这里后都羡慕的不
 
得了,这个距城只有几华里的“庄园”由于风景优美,很有几分名气,我休假或工作不顺利的时候也常
 
帮父亲打理一下。而父亲总说,年轻人到外面去闯吧,这里不需要你,还不到60岁的父亲看上去还很年
 
轻,身体又特别好,但我知道,这个所谓的庄园它迟早将与我密切相关,因为父亲只有两个女儿,正在
 
上学的妹妹和我。
  认识风是从本地的一次爱心活动中开始的,听别人说他是个外地人,在T市暂居,好像是在帮他的朋
 
友管理一个工程公司,那天活动快结束的时候,有好几个人都给那里的老人唱歌,风也唱了一首《时光
 
都去哪了》本来我没有注意到他,也没问他的职业,因为这到底与我无关,何况他还是个中年人。我想
 
不到他的歌唱的那么好,那么动情,在场的好多女伴都对风指指点点,好像在夸他。 
  临分手的时候,好多人都加了他做微信好友,我也凑个热闹加了他。那段时间正是我的低潮期,工作
 
压力大,夜里我会时不时地打扰他一下。几回聊下来,我发现他是个极温和的男人,我跟他谈人生,谈
 
经历、谈工作,甚至谈我以前的爱情.....无论我跟他谈什么,他都愿意做我的忠实听众。他的那种成
 
熟男人的气息特别让人有靠近的欲望。打字聊天,他总能说出连贯性很强的句子,他的语言闪耀着激情
 
与哲理,他那种文学程度很高的长句子,让我常常感觉是在读他现写的小说,他的谈吐有种少有的艺术
 
美,他是我所经历的最会聊天也是语言最吸引我的聊友。渐渐地我发现我几乎爱上了他,因为一天不与
 
他说话我都很难耐,而他也从不掩饰对我的喜爱,有一次夜深的时候,他很激越地说:月,我爱你!他
 
喊得我脸至发烧,我不敢给他任何回应,但又不忍伤害他,我指得让时间停一会儿,然后发给他一个羞
 
涩表情,这也是我能给他的唯一应答。在西方也许一句我爱你真的很平常,一个人把他自己的爱表达出
 
来既是自己的权利,也是给对方的尊重,至于回应那是另外一回事。今天,我们的确也开放了许多,但
 
是爱这个字,对于好多传统的中国人来说仍然分量很重,如此大胆地说爱,让我感到很突然也很意外,
 
因为风在我心里他是那么成熟而沉稳,他说爱我是怎样一种考量,是不是一种情绪的宣泄,我们之间会
 
发生爱情吗?我在问天、问地、问自己,可我明白根本找不到答案。  我们照旧着我们的聊,关系安稳
 
而美妙, 每当夜晚到来的时候,我的寝室里都会洋溢着一种温馨浪漫的气氛,他那炯炯生辉的语言,
 
就像月光一样洗礼照耀着我孤寂的心房,他给我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我知道那大多是他自己的经历,
 
他所经历的人生悲喜那么吸引我,我们常常一聊就把夜聊深了,我也会不自觉地把自己化身成他故事里
 
的某一角色,我驾驭着自己在他的故事里进进出出,就好像我原本就是他故事里的一份子。有一次我大
 
着胆子问他,你几岁了,他并不直接告诉我,他先发过一个很大的笑脸然后说,你看我的胡子,然后又
 
发过一张他临时自拍的照片,小丫头,你就叫我叔叔吧,还问什么年龄。这时候我并不搭腔,静静地看
 
着照片中的他。风留着短而黑的胡子,这时候我会想起林冲的胡子,卫青和马超的胡子,还有很多西方
 
美男的胡子,总之他照片让我想起了许多英雄脸......
  我红着脸问他,你不想知道我几岁吗?不想,我就知道你是个小丫头,有时候,他就是那么不配合你
 
,其实,我估计他应该早已知道我不是什么小丫头,都快30了,我是什么小丫头。
  樱花开得正旺的时候,他说很想看看我,我说我有什么好看的,再说你不是看见过我吗,我就那个老
 
样子了,才几个月也没啥大变化,你那么想看我吗?我不想丢掉女孩子起码的矜持,我很想听他接下来
 
说的话,我想让他恳切地求我,我想被人苦求的约会,我会更觉得自尊和虚荣的满足。我还想看看他是
 
否真诚地想见我,还是随便一说,再说我也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就这么去吧。风说他那里的樱花,碧桃
 
还有西府海棠都开到了繁盛阶段,有的牡丹也开始醒苞。今天是谷雨,晴天晚上的月色一定特好,你不
 
过来真是遗憾了,再说,他停了下来。我沉不住气就问,再说什么呀?再说我说不准哪天就走了......
  我按照他说的地址,没有开车,也拒绝了他的来接,因为到底路程加起来也不过就那么三华里的路,
 
这对于经常走路的我来说,很轻松。天色不晚,那条相对安静的路开满了樱花,和西府海棠,我可以顺
 
便享受一下街景,我穿上了她最喜欢的那套黑裙子,她看过我的照片后说特喜欢那张,喜欢那种神秘的
 
感觉。为了他这个特喜欢,我觉得我也有必要穿上它,想到那张黄昏在父亲庄园里拍的那张照片,风还
 
说过一句让我羞涩一夜的话,他说那张照片常能把他带入某种缠绵的梦境,他还说有一次他在梦中,用
 
手撕开了我的裙子。他没有继续放纵他的描述,到此适时地打住。我还是说了一句,你怎么可以这么流
 
氓,其实我内心并不讨厌他的偶尔小坏,甚至小小地耍一下流氓,因为他绝不是一个满口污言秽语的人
 
,他偶尔的放纵就像个还不成熟的男孩子,直白地让你咋舌,我想两个有感情的人,他的偶尔放纵,我
 
并不觉得过分,我相信他的本质。
  拐过一条南北的路,向西,穿过一个别墅群,路南现出一个不小的花园,曲径通幽,绿树新颜,有零
 
落的灯火从花园的上空落下来,这样的氛围让我产生似梦非梦的感觉,电话通了,你在哪?我在我说过
 
的地方。你到了吗?我到了那公园的门前。你进门右拐马上就能看见我。果然没走几步曲廊边的紫藤架
 
下,站着一个男人,淡淡的夜色里他的眼睛就像他的文字一样炯炯生辉,月亮当空就在他的头顶上,那
 
个时刻,他的背景居然是月亮和它黄昏时分发出的弱弱的光辉。也许是光线的缘故,他看上去比几个月
 
前要年轻许多,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
  我们相对坐下,都没有说话,风的脖子上围了一条围巾,红色的看上去很薄,却很显眼,我很少看见
 
男人会围这种围巾,尤其是这个季节,是那种长方形的,我们这里一般都叫围脖。风,我看着他的眼睛
 
这样称呼他 。这样的称呼让我感觉他很虚幻,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不真实,我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只
 
知道说着话月亮就高了,我对面的风粗粗看已经是一个浓重的剪影,他的眼睛嘴巴和好多细节都藏在其
 
中,他示意我跟他坐在一起,继续给我讲他的故事,今天他不用文字,而是用嘴巴和手指,听着听着,
 
于不觉中我靠在了他的肩头上,用想象图解着他的故事,感受着他身上散发着的男人气息,仿佛有种四
 
月深处的暖让我昏昏欲睡,
  大宝,你在听吗?他的声音低低的从他的胸腔里发出来,这个网上他常用的称呼,让我感到温暖而甜
 
蜜,我点点头,我都不想睁开眼睛。这个称呼让我脸红,让我有淡淡的烧灼感,他也会称呼我傻丫头。
 
你才傻呢,有时我也会反击一下,但我内心里并不排斥他对我的称呼,我还会感到很亲切 。我就像他
 
的女友、他的恋人、他的女儿。
  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已经躺在了他的怀里,发现天上的月亮已经变成了红色。不知什么时
 
候风已经把他脖子上的围巾蒙住了我的眼睛,他修长的手指,极富情感地在我的脸上摩挲着,他的手指
 
一一经过我的额头、眼睛、鼻子、嘴唇,耳朵,他的手像流云,也想轻轻走过的风,他的身上散发着令
 
我舒畅的男人气息。我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受了风的热唇,他的红围巾做了他的帮凶,我什么都看
 
不到。他的吻来的突然而热烈,但这一切我想并不意外。我的身体软软的,没有一点抵抗的力气......
  当我再次努力睁开眼睛的时候,月亮由红变成了橘黄色。风把他的围巾从我脸上拿下来,他眼睛一眨
 
不眨地看着月光下的我,他把键朗的影子投在我身上,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知道他的目光一定特别温
 
柔,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几点了?月亮已经偏西,园子里听不到人声,也听不到风声,我静静、呆
 
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我做梦都想亲近的男人。
  丫头,跟我走吧。跟你走,去哪,为什么?去我的住所啊。就是我常跟你说的那个院子,离这里很近
 
,也就二三百米吧,我说你又想干什么?刚才我就像被你催眠了似得,你让我昏昏欲睡,几乎失去知觉
 
,刚才我想你也差不多吻遍了我的全身,你还想做什么?没有啊,你怎么了?不是你总说想看我住的地
 
方吗,看我养的兰,看我院子里的紫叶李和海棠花吗?你看你。
  可我突然不想去了,我从来不在陌生的地方过夜,现在几点了?夜一定很深了,你送我回去吧,我怎
 
么能住在你家。我没让你住在这里呀。好那你送我回去吧。
  我没让他取车,我说路又不远,你送我,我们步行。 我们顺着我来时的原路边说话边欣赏我们月下
 
的影子,而这样的情节在我的心里不知道预演了多少回。这次行走不过是我曾经预演中的一次。风不时
 
地用手捋一捋我在空中飘动的长发,月光下的我们看上去那么缠绵,我俨然成了他的恋人,还没觉得说
 
多少话、走多少路,就到了河边,眼前一道清亮亮的水横着流过。原来这条我最熟悉的还乡河它月光下
 
的流动是那么不同。
  对岸不远就是我的家了,我跟风说,你回去吧,你看那个树木丛生有犬吠的地方就是我家,不会有什
 
么危险了。风不听话,执意要送我到家门前,他的理由充分,我只好依他,当那个庄园的大门实实在在
 
地出现的时候,我就说这回你放心了吧,只需几步我就能到家啦,风却说我想进去看看我家的庄园,我
 
迟疑了一下说,那里有守夜人,我们这个时候进去让人看了不好,你还是回去吧,你要是有兴趣我们约
 
个时间白天或者黄昏都行,我专门请你来你看可好。
   风看着我,恋恋不舍,心有不甘,他走近我突然把我抱住,他什么也不说就那样抱着我不动。
   你家这样美阿,真想永远地住在这里,他松开了我,却还是不肯走。就想住在这,他任性起来,我
 
好容易把他劝走了,看着他消失在河对岸的身影,我一百个舍不得
  躺下,我用手机打开那首《三十岁的女人》一遍一遍的听着再也睡不着,我想刚刚走了的风,想今天
 
发生的那些缠绵的情节,我想更多地了解他,我想明天就约他来我这,让他看够我这里的风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与雪花共舞迎接新年的春之声
 
   
澳门百家乐网站-永利博百家乐现金网-【屯昌海跃涂丽铎横具有限公司】